<dd id="pyi2c"><noscript id="pyi2c"></noscript></dd>
  • <dd id="pyi2c"><track id="pyi2c"></track></dd>

  • <rp id="pyi2c"></rp>
    <button id="pyi2c"><acronym id="pyi2c"></acronym></button>

      當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頁
      李鼎鑫:影響歐亞地區穩定的歷史長周期因素及外部挑戰
      來源:當代世界研究中心 | 2022-02-25 | 作者:李鼎鑫 瀏覽量:67

      2021年是蘇聯解體30周年,受特殊的歷史、地緣政治等因素影響,歐亞地區一直受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2020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與政治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歐亞地區風波不斷。“歐亞”的概念有多種地理范圍釋義,本文所界定的“歐亞”是除波羅的海三國之外由蘇聯12個加盟共和國組成的地區,亦可以“后蘇聯空間”指代。

      近年來,歐亞地區內外安全形勢持續惡化,面臨諸多風險挑戰。一方面,烏克蘭東部地區局勢持續惡化、激化,瀕于戰爭邊緣,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因領土問題爆發戰爭,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區局勢不穩,白俄羅斯“顏色革命”苗頭初現,特別是美軍倉促無序撤離阿富汗導致歐亞地區地緣政治形勢驟變,歐亞空間呈現多點震蕩發酵態勢。另一方面,美國牽頭組建由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機制和美、英、澳三邊安全聯盟(AUKUS)兩個地緣政治軍事集團,加上軍事情報集團“五眼聯盟”和“七國集團”,對歐亞地區形成戰略包圍圈。在此背景下,歐亞地區地緣政治形勢、戰略格局走向尤其值得關注。歐亞地區多處“潰瘍點”與來自海洋的包圍圈一旦形成“同頻共振”,該地區地緣政治格局或將在內外力作用下進入新的重大調整周期。

      歐亞地區由“亂”到“治”的30年

      蘇聯解體后,歐亞地區國家間紛爭、沖突甚至戰爭時有發生,“三股勢力”(暴力恐怖、民族分裂、宗教極端)活動頻仍,打著所謂“自由民主”幌子的“顏色革命”此起彼伏,種種亂象均不同程度地有域外大國在背后助推,地區各國對此高度警覺,進一步強化獨立自主意識,并與地區穩定性力量聯手逐漸形成抵制域外國家干涉的態勢。地區形勢總體上呈現由“亂”向“治”的變化趨勢。

      1991—2001年是歐亞地區地緣政治格局演變的第一階段,其特點是大局初定、相互磨合、亂變并行。前蘇聯各加盟共和國極力爭取國家獨立、維護本國主權,部分國家甚至因領土、邊界、民族宗教等矛盾發生對抗。摩爾多瓦獨立過程中產生的“德左”問題(摩爾多瓦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區的地位問題)是俄羅斯與摩爾多瓦爭執的關鍵,一直困擾著地區的和平與發展,目前該問題仍未解決。高加索地區的民族宗教、邊界問題在蘇聯解體后也不斷激化。除車臣沖突外,俄羅斯的北奧塞梯與印古什共和國間存在邊界爭端。格魯吉亞和俄羅斯因為南奧塞梯等問題齟齬不斷。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因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問題(納卡問題)關系長期不和。中亞地區同樣充斥著不斷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與宗教極端主義思想,動亂和小規模邊界沖突時有發生。

      2001—2013年是歐亞地區地緣政治格局演變的第二階段,其特點是美俄博弈、中俄攜手、亂中有治。普京執掌下的俄羅斯改變了蘇聯解體初期對中亞等國家奉行的“甩包袱”政策,開始重視與中亞國家的關系,嘗試推動歐亞地區一體化。美國借“9·11”恐怖襲擊事件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同時在俄羅斯默許下在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建立軍事基地,客觀上與俄羅斯在歐亞地區形成博弈之勢。歐盟則在2008年提出與烏克蘭、摩爾多瓦、白俄羅斯、格魯吉亞、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六國發展經濟合作的“東方伙伴關系”倡議,試圖瓦解俄羅斯整合歐亞地區的雄心。面對美歐勢力的擠壓,國力尚在恢復調整中的俄羅斯對歐亞地區國家的影響力下降。波羅的海三國先后于2002年和2004年加入北約和歐盟;由格魯吉亞、烏克蘭、阿塞拜疆、摩爾多瓦和烏茲別克斯坦組成的“古阿姆”集團(GUAM)試圖與俄羅斯分庭抗禮;格魯吉亞“玫瑰革命”、烏克蘭“橙色革命”、吉爾吉斯斯坦暴力奪權、烏茲別克斯坦“安集延暴亂”等事件相繼發生。但與此同時,以解決中國與新獨立的俄、哈、吉、塔邊界問題為使命的“上海五國”會晤機制2001年升級為上海合作組織,中亞國家深刻認識到要與中國和俄羅斯進一步深化互利合作,攜手建立穩定、安全的地區環境,才能助推本國走出歷史慣性,開辟人民安居樂業、國家繁榮發展的新局面,一種以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為內核的“上海精神”逐漸形成?!吧虾>瘛币殉蔀樯虾辖M織成員國共同認可的國家間關系新準則,成為開拓創新區域合作模式的新規范,成為地區局勢保持基本穩定的“定盤針”。

      2013—2019年是歐亞地區地緣政治格局演變的第三階段,其特點是外部力量收緊包圍圈與地區國家求穩求發展矛盾凸顯。2013年,在西方支持策動下,烏克蘭爆發第二次“顏色革命”,波羅申科政府上臺,烏東部盧甘斯克、頓涅茨克兩州宣布割據并與烏政府軍對峙鏖戰??死锩讈嗠m以全民公決方式并入俄羅斯,但北約通過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事實上使其力量直逼俄烏邊境,俄羅斯在該地區的影響力被壓縮到盧甘斯克—頓涅茨克—馬里烏波爾—亞速?!死锩讈喴痪€,基本上已無退路。美歐以克里米亞問題為由對俄羅斯實行了冷戰結束后最嚴厲的政治打壓和經濟制裁。北約趁機擴軍備戰,在波羅的海三國和中東歐國家建立新的軍事基地。盡管如此,相關國家依然積極謀求社會經濟發展。2012年,中東歐國家與中國啟動了領導人年度會晤機制,旨在用好中國裝備制造、基礎設施建設的優勢,滿足自身基礎設施升級的需求,提高經濟發展水平。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重大倡議,受到歐亞各國的普遍歡迎,進一步反映了地區國家求穩求發展的迫切心情。

      2020年至今,歐亞地區的地緣政治格局演變迎來第四個階段。在新冠肺炎疫情擴散背景下,歐亞地區的動蕩與沖突趨于激化。2020年2月,哈薩克斯坦的哈薩克族與東干族發生暴力沖突;4月,吉爾吉斯斯坦與塔吉克斯坦爆發邊界沖突;6月,烏茲別克斯坦與吉爾吉斯斯坦爆發邊界沖突;8月,白俄羅斯由于不少民眾對大選過程和結果不滿,引發大規??棺h;9月,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在納卡地區爆發戰爭;10月,吉爾吉斯斯坦國內政局持續動蕩并導致政權更迭。烏克蘭東部低烈度沖突不斷,“諾曼底機制”雖然重啟并積極運轉,但俄烏雙方在明斯克協議關于特殊地位法、邊界控制權、地方選舉等問題上依然存在嚴重分歧,11月以來,雙方矛盾在大國博弈作用下進一步激化,烏東部地區周邊部署的俄烏武裝力量達到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大有一觸即發之勢。此外,2021年初,俄羅斯再次爆發針對當局的大規??棺h活動。2020年以來歐亞地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表明,該地區局勢演變已進入一個新時期,被長時間凍結的各類矛盾和沖突未來可能再次突然爆發,或將導致歐亞地區地緣政治格局重新洗牌。 

      歷史長周期因素是導致歐亞地區局勢震蕩不止的內因

      部分歐亞地區國家之間存在的領土糾紛以及民族和宗教矛盾是導致地區沖突、對抗乃至戰爭的首要歷史長周期因素。歐亞地區各國間簽署了大量雙、多邊協定,也開展經濟、政治、安全等多領域合作,但安全閥、穩定器作用不顯著。歐亞地區民族和宗教矛盾、領土爭端長期存在,很多情況下三者疊加發酵,令相關國家間局勢復雜多變,抵牾沖突不斷。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蘇聯部分加盟共和國民族主義情緒開始蔓延,這些國家相繼獲得獨立后,民族問題并未大面積緩解,在一些地區反而愈演愈烈。格魯吉亞的南奧塞梯自治州主要生活著5個民族,其中占人口總數66.2%的南奧塞梯族萌發獨立訴求,格魯吉亞對此態度強硬,雙方紛爭沖突不斷。1991年,格魯吉亞首任總統加姆薩胡爾季阿宣揚“大格魯吉亞主義”,并取消俄羅斯、奧塞梯等民族的語言,激化了不同宗教信仰的矛盾,喚醒了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先前存在的民族主義運動,這場民族—宗教爭端演變發展的結果就是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宣布獨立。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在蘇聯解體前就是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爭奪的焦點,2020年9月又爆發自兩國獨立以來的新一輪沖突。在阿塞拜疆控制的納卡地區,戰爭爆發前約80%的人口是以信仰基督教為主的亞美尼亞人,而居住在該地區的阿塞拜疆人則大多屬于伊斯蘭教什葉派,亞美尼亞指責阿塞拜疆對納卡和阿國內其他地區持不同標準,民族矛盾、宗教差異再次成為相鄰兩國關系緊張的核心誘因。烏克蘭局勢云譎波詭,從表層看,大國為各自戰略安全和地緣政治利益激烈爭奪,圍繞烏東地區部署重兵,危局懸于一發,但不可否認,烏東西部分別為俄羅斯族和烏克蘭族主導,俄、烏兩族間分分合合的歷史恩怨與領土、能源等現實利益糾纏交織,導致外部勢力乘虛介入,這是烏克蘭問題久拖不決的根本原因。

      歐亞地區國家經濟總體上不景氣的態勢從獨立后延續至今,這是誘發地區國家政局動蕩的第二個歷史長周期因素。作為地區影響力最大的國家,俄羅斯獨立后很長一段時間里,經濟改革效果不彰,經濟轉型未取得明顯進展,單一的能源出口依賴型經濟經常隨著世界能源市場起伏而波動,經濟不景氣甚至影響到俄國家統一,導致其無暇更多顧及歐亞地區其他國家的經濟發展。歐亞地區國家作為原蘇聯加盟共和國,其中大部分與俄羅斯之間的經濟關系呈密切關聯、相互補充的特點,這一點至今未發生根本性變化。歐亞地區國家經濟總體上呈體量小、經濟結構單一、受外部影響顯著的特點。1997年、2008年經濟危機均對歐亞地區國家經濟造成負面影響,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加劇了該地區國家經濟下行的壓力。歐亞經濟委員會稱,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2021年國內生產總值(GDP)整體上有所復蘇,增長幅度可能在3%以上,但仍面臨多種風險與挑戰。阿塞拜疆、亞美尼亞、吉爾吉斯斯坦和白俄羅斯等國貧富差距擴大,民眾長期陷入一種無法宣泄的低落、焦慮情緒中,這也成為促使2020年納卡沖突再次爆發、白俄羅斯和吉爾吉斯斯坦等國陷入政局動蕩的重要內因之一??傮w來看,除個別國家和在一定年份的統計數據相對較好外,歐亞地區各國的經濟發展普遍乏力,這為極端民族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勢力抬頭提供了機會,加劇了地區不穩定。

      俄羅斯在承接蘇聯衣缽后,綜合國力一度大幅下滑,后經普京總統勵精圖治逐步恢復,但尚未達到蘇聯巔峰時期水平,難以更加有效地抵御某些域外國家侵擾其傳統“勢力范圍”,這是影響地區局勢的第三個歷史長周期因素。一方面,為維護在歐亞地區的傳統地緣政治利益、重新取得地區領導地位,自蘇聯解體以來,俄羅斯主導建立了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歐亞經濟聯盟等多邊機制,提出了“大歐亞伙伴關系”,展示了其推動歐亞地區重新一體化的強烈意愿。另一方面,波羅的海三國脫俄入歐、格魯吉亞和烏克蘭疏俄親西,亞美尼亞舉棋未定,中亞各國在大國之間奉行多元平衡外交,這都對俄羅斯的影響力和控制力提出了挑戰。雖然俄羅斯一直試圖“整合”歐亞地區,也曾在某個階段有所建樹,但隨著經濟增長乏力、美歐制裁、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等因素持續影響,俄羅斯在為區域國家提供支持時往往力有不逮,在獨聯體、歐亞經濟聯盟等歐亞一體化平臺上的影響力和領導力始終未達到其預期。無論是蘇聯時期還是現今,廣袤的歐亞地區,對俄羅斯而言都是拱衛其國家安全的戰略緩沖帶,也可謂俄“必爭必?!敝?。因此,普京近期為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強硬劃出紅線,宣示其在烏克蘭、北約東擴等問題上的立場,客觀上表明俄羅斯在西方持續施壓下,自身地區影響已收縮至其設定的戰略底線。 

      歐亞地區未來發展仍將面臨一系列外部風險挑戰

      歐亞地區局勢穩定的外部挑戰主要來自某些域外國家或國家集團。其中最根本的和長期起作用的是以美國為首的跨大西洋聯盟和北約集團。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該地區“向東看”還是“向西行”,無論對俄羅斯還是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都具有全球性戰略影響。蘇聯解體30年來歐亞地區與外部力量互動關系的最主要特點之一,就是以北約集團為代表的西方力量不斷逼近俄羅斯本土。以美國為首的跨大西洋聯盟和北約集團在該地區的首要戰略意圖,就是分化、矮化、弱化俄羅斯及其在“后蘇聯空間”的慣性影響力,實現該地區的“去俄羅斯化”和“親西方化”。前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稱,盎格魯—撒克遜人不會允許在歐亞大陸腹地形成一個具有統治地位的大國或大陸國家集團。這種帶有遺傳基因性質的地理—歷史—政治執念注定了盎格魯—撒克遜國家集團與歐亞大陸之間的關系很難一直維系在和平的軌道上。

      當下俄羅斯綜合國力雖尚未恢復至蘇聯時期,但不少歐亞國家在能源、經濟、市場、貿易、勞務輸出等方面對俄羅斯仍有不同程度依賴,因此盡管俄羅斯在歐亞地區的傳統地位和優勢正在被大面積侵蝕,其影響卻依然存在。美歐對此抱有警惕心理,以美國為首的跨大西洋聯盟利用部分歐亞國家之間在領土、民族、宗教等領域矛盾和相關國家內部存在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通過北約“和平伙伴關系計劃”、非政府組織活動和情報滲透等方式,不斷制造或強化地區不穩定因素,抓住一切機會對地區國家進行所謂“民主”改造,擠壓俄羅斯勢力范圍。自2004年底以來反復發酵、不斷激化升級的烏克蘭問題,其核心外部性因素就是跨大西洋聯盟和北約集團部分國家試圖通過策動“顏色革命”、支持武裝沖突、實施經濟誘拉和挑動民族宗教矛盾等一系列“混合戰”手段,達到“把烏克蘭從俄羅斯脫離出來,讓俄‘軟腹部’暴露在外,不再有資格成為一個帝國”的目標。

      美國及其西方盟友的戰略目標還不止于此。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并盤踞阿富汗長達20年,最終從阿富汗敗撤,不僅未達到改造阿富汗并使其成為美國在“歐亞大棋盤”上棋眼的戰略目標,也導致其中亞政策的潰敗。然而,要清醒看到,美從“帝國墳場”脫身,迅速止血,是為了從外部合圍歐亞地區積蓄力量。

      除了上述大國博弈、陸海爭鋒等傳統地緣政治“戲碼”外,作用于歐亞地區局勢演變的外部因素還包括百年變局下外部中等強國與地區國家合縱連橫,實施民族、宗教跨地區“整合”,意圖抱團取暖,并達到在地區和國際事務中放大“聲量”乃至發揮主導作用的戰略目標。不久前,土耳其、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阿塞拜疆六國領導人召開峰會,宣布“突厥語國家委員會”改名為“突厥語國家組織”,這必然成為地區局勢演變的重要因素之一。

      盡管歐亞地區國家獨立30年來不斷被摩擦、沖突甚至動亂、戰爭所困擾,但總體上是沿著由“亂”到“治”的正確軌道前進。各國篤定追求自身穩定、發展的愿望不會改變。展望未來,這一地區必然面臨來自域外國家及其盟友的長期包圍、挑撥,甚至是分化、打壓,形勢不容樂觀。但是,地區國家如能精誠合作,大力推動上海合作組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亞信會議、 “一帶一路”倡議和大歐亞伙伴關系等涵蓋不同類型、領域、范圍的合作機制與發展倡議實現深度融合,歐亞地區就會迎來和平、穩定、發展、繁榮的曙光。







      高清一区二区三区日本

      <dd id="pyi2c"><noscript id="pyi2c"></noscript></dd>
    1. <dd id="pyi2c"><track id="pyi2c"></track></dd>

    2. <rp id="pyi2c"></rp>
      <button id="pyi2c"><acronym id="pyi2c"></acronym></button>